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民俗文化民俗文化

杀猪菜(散文)

杨青青2018-08-22 15:37:06 民俗文化 人已围观 人已点评

简介:坐冬雪刚过,小雪就紧追其后。
忙碌了一年的庄稼人便开始了一场“革命”运动。
大小雪节气,正是宰猪卧羊的好时候。

坐冬雪刚过,小雪就紧追其后。

忙碌了一年的庄稼人便开始了一场“革命”运动。

大小雪节气,正是宰猪卧羊的好时候。

村南鸡跳,村北狗叫,最红火,最有起乐的,还数那顿杀猪菜。

杀猪是过去乡村喜庆文化的代表,只要一杀猪,满村就充满了喜庆。

先是杀猪的消息不胫而走,后是大人小孩地跑去看热闹。

杀猪菜

今个,咱就去二大爷家蹭饭,体验一把杀猪的瘾,吃一顿杀猪菜。

按照惯例,头天晚上就断了大肥猪的口粮。

不是无情,也绝非仔细,纯粹是为了第二天好倒肠肚。

第二天一早,二大爷扫开一片雪地,当院支起一口出烧大锅,架一抱木材,一袋烟功夫,那锅里的水便乐开了花,比二大爷那没牙的嘴还欢喜。

顷刻间,庭院里热气腾腾,二大爷穿着羊皮坎肩的身影,在烟气里窜来窜去,杀猪大戏也就拉开了序幕。

杀猪菜

庄户人憨厚淳朴,与邻为善,房前院后,左邻右舍,不喊自来。看到屠家进了院,马步相连,掺和进来,准备一齐下手。

那大肥猪好像早有预感,死活不肯出窝,猴急的二旦自告奋勇,钻进猪圈,连打带推,才把死到临头的“二师兄 ”请出来。

早有预谋的屠家,眼疾手快,准确地把倒搭釣牢牢地钩在猪的槽头下面,使其动弹不得。

趁此机会,众人蜂拥而上,按胯的,压身的,拖腿的,将猪放倒,劲气小的抓紧猪尾巴,也算大功一件。

说时迟,那时快,屠家嘴里念念有词:猪羊一刀菜,别怪我无情。

尺把长的屠刀早己捅入猪的咽喉要道,二大爷当然不能出手,毕竟是他一手拉扯大的,多少有些于心不忍。

拿着鞭子,抽打那惊慌失措,欲为老猪打报不平的老黄狗。

杀猪菜

二大娘朝盆里撒了把盐,把盆交给三婶,有些心酸地背过脸去。

屠家将大盆放在刀口下,刀峰一转,猪血四溅,可大部都流入盆中,胆大腰粗的三婶端走了大盆。

别看她端走的是血,说不定一会端上来的就是肥的流油,嫩的可口的灌肠,庄户人有时也神出鬼没。

此时,大肥猪只有出气的份,没有吸气的力。屠家拔出屠刀,在猪身上擦干刀上的余血,将刀背倒含嘴里,举着双手找水洗涮,那架势就象抢了头功的将军一样豪迈。

众人也都松了一口气,正要松手,那想到老猪垂死挣扎,粗踢笨胯的后腿,猛不防来了个兔登踢,把二旦蹬出老远,四仰八叉摔在雪地里。

吓的小花猫哧溜一下蹿到房顶,幸灾乐祸地蹲在屋沿看笑话。

农家院里一片笑声,这笑声驱散了严冬的寒气,也笑掉了起早贪黑的辛苦。朗朗的笑声中流露着庄稼人那心满意足的光景。

杀猪菜

退猪那可是技术活,常言道:离了张屠夫,莫非连毛吃。

你别吹,这活一般人还侍候不了。

水温要恰到好处,冷了不退毛,烫了就紧肉。

只见众人合力把死挺当的肥猪,抬上早己备好的门板。

屠家试了水温,软硬正好,便弯腰挽袖,大显身手:浇两瓢水,刮三铲毛,拿起浮石,放下瓢,动作麻利老练,营生做的干净利索,众人齐声夸奖。

随着烟气由浓变淡,一具白嫩光鲜的裸体猪就展现在大伙面前。屠家朝丰满诱人的后座上拍了一掌,理直气壮地喊道:后生们,吊起来。

紧锣密鼓的一顿忙活,头是头,肉是肉,归放各处,肝肺回家,肉分俩扇。二大爷扛着借来的大秤正好进门。

庄户人爱打赌,你说二百八,他说三百多,抬杠抬的唾沫点乱溅。称平兒满,评猜见分晓,妈呀,整整三百三!

二大娘早己拿出芙蓉王,满脸堆着藏不住的喜气,挨个发烟。

二大爷满足地摸了一把山羊胡,咧开没牙的大嘴,走风露气地招呼:都别走,喝酒的上炕,吃肉的坐凳,谁也不许拿心。

杀猪菜

农家的顺山大炕,人造革油布擦的溜光瓦亮,阳婆透过满面玻璃照的屋里一片春光,油炸糕的香味早己挤出门缝飘向大街小巷。

炕头上,二大爷那褪了色的棉袄复盖着满盆油糕,只等肝肺炒齐,拖油糕才肯出来和主角言和照面。

三婶的手快,二大娘麻利,屋里屋外,在锅碗瓢盆的伴奏下,正演艺着一曲农家乐的盛会。

穿开裆裤的孙子,忘了天气,满院追着小猫,企图夺回被含走的猪尿泡。

几只喜鹊落在草朵上,不怀好意,打算趁人忙乱,偷偷叨走那被遣弃在窗台的苦胆。

一块大岸板,喊起了那帮横躺顺卧的杀猪汉。

菜好菜歪,有酒不算慢怠,一壶灌满浓郁村情的老酒早己摆到当炕。

三婶的作品陆续登场:头一盘,溜猪肝,心肺作陪,喜笑颜开;两大碗猪槽头,浓厚正好,土豆依偎,旁边等着大蒜;三大盆肥肉粉条烩酸菜,荤素搭配,吃起来不;一笼香肠姗姗来迟,摆放整齐,好像金光大道,羞抹了双汇,直奔小康;一大盆油糕金光烂,就像银库的黄金,一揭盖让你感动的能醉。

摸一把嘴茬上的油,干一杯甜蜜的酒,庄户人的生活就是这样牛……

杀猪菜

二旦临走,接住了二大娘用笼布包着的糕和肉:“回去趁热给你娘,我看用不着溜”。庄户人永远也丢不了村情的浓厚。

屋里喝酒的划起了拳,三婶的小调信天游,诉说着大地的丰收,和丰衣足食的光景……

伙伴捧着沟满壕平的肚囊,心里早就打定主意,明年杀猪还来!

作者:刘美平

习俗

过去杀猪忌杀第二刀,传说,猪虽然是“菜货”,该受一刀之苦,屠户杀它要“一刀清”,令其一刀致死,如果多杀一刀,猪多受一份罪,杀猪的就算“造孽”。

杀猪时下来的猪毛、胰子、小肠都归屠户所有,腰子、里脊一般炒给屠户吃。

杀猪的与其他行业一样也有崇尚的祖师爷,这一行多尊崇三国时蜀汉大将张飞。

张飞原本世居涿郡(今河北涿县一带),卖酒屠猪,结交天下豪杰。

传说他卖肉的手艺熟练,一刀下去不多不少,份量正好,人称“张一刀儿”。

一天,有人来买两吊钱的肉,张飞误给割了一吊钱的。买肉的来找秤,张飞说:“我是有名的张一刀儿,没错,不割第二刀。”

买肉的不敢惹他,委屈地往回走,正遇见卖豆腐的关羽,来为买肉的抱打不平。

关羽买两吊钱的肉,掏了一吊钱扔在肉案上,张飞说钱不够。

关公说:“我是有名的关一掏儿,没错,不掏第二回。”

二人争吵并交手打了起来。这时,卖完草鞋的刘备肩扛扁担从此路过,见二人打得不可开交,上前劝架,用扁担将二人分开,说:“你也别说你张一刀儿,你也别说你关一掏儿,你俩都看我刘一挑儿。”

说罢三人大笑,不打不相识,结为生死兄弟,成就一番事业。刘备当了皇帝,成为一方霸主,关、张二人成了他手下大将。

因张飞出身杀猪卖肉,杀猪的将张飞奉为祖师爷。有的将刘关张同时供奉,尊为“三圣”和“三圣财神”。

说杀猪是了断阴阳惊天地,是说猪在被杀时,嚎叫声震耳欲聋的夸张形容,也来自于一个有趣的传说。

明太祖朱元璋,虽然出身贫寒,但能征善战,颇有文才,尤其酷爱对联。

每年除夕,他都下令京城内外,家家户户门口贴上对联,他还要穿上便衣外出观赏。有哪不会写的,他还提笔作对。

有一年春节前,他又身着便衣,上街观赏对联,看到一户人家,贴了这样一副对联:上联是“惊天动地事业”;下联是“了阴断阳人家”。

朱元璋看了很生气,什么人如此大的口气,想着就走进了院里,走到后院见这家是个杀猪作坊,正在杀猪。因到年关,旁边还有几头捆倒待宰的肥猪,一齐大声哀嚎,果然惊天动地。

朱元璋暗自一笑,站在一边看了整个杀猪的过程。

然后问主人:“你这了阴断阳是怎么回事?”主人道:“你没见我是公猪母猪都宰吗?”朱元璋笑道:“我看你杀猪又是用气吹,又是棒子揍,我送你一个横批吧,叫‘先斩后奏’”。

后来得知这个来看热闹又送横批的是当今万岁,这家杀猪作坊着实火了一阵子。

Tags:

很赞哦! ()

文章评论

站点信息

打赏本站

  • 如果你觉得本站很棒
    可以通过扫码支付打赏哦!
  • 微信扫码:你说多少就多少~
  • 支付宝扫码:你说多少就多少~

客服在线

服务时间

周一至周日 9:00-21:00